大选后家庭房贷压力继续上升 违约风险加剧

近期央行降息、最低工资上浮、即将到来的减税或许都有助缓解房贷压力。但财经研究机构DFA周三发布的5月份的房贷压力和违约分析显示,但到目...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编辑:Lucy 2019-06-06 07:17:00 A+
 
\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6月6日讯 近期央行降息、最低工资上浮、即将到来的减税或许都有助缓解房贷压力。但财经研究机构DFA周三发布的5月份的房贷压力和违约分析显示,但到目前为止,这些利好尚未减轻家庭预算的压力。另一方面,如果APRA放松房贷审批的政策生效,家庭承担的更多贷款可能会使家庭预算更加紧张。
 
由于持续的工资增速无法跟上生活成本上涨的速度,澳洲家庭的房贷压力还在持续上升。即使大选后这一趋势仍尚未得以扭转。
 
在整个澳大利亚,估计有超过1,071,829户家庭有贷款压力(4月份为1,050,450户),创下了又一新高。这相当于超过31.9%的自住房借款人存在房贷压力。此外,超过33,427户家庭(4月份为30,413户)处于严重的房贷压力之下。
 
DFA估计,未来12个月会有超过70,502户房贷家庭(4月份估计为70,149户)有30天违约风险。原因是工资增长缓慢、生活成本上升以及实际抵押贷款利率上升所致。银行亏损可能会略微上升。
 
分析采用DFA核心市场模型,该模型结合了52,000户家庭的调查信息,以及来自澳央行、统计局和APRA的公开数据等。DFA根据实际收入、支出和抵押贷款还款来分析家庭现金流。
 
当净收入(或现金流)无法支付生活成本时,家庭被定义为“有压力”。他们可能会或可能不会获得其他可用资产,有些人已经提前付款,但处于轻微压力下的家庭现金流的余地很小,而处于严重压力下的家庭则无法以当前收入满足生活成本。在这两种情况下,家庭通过削减开支,增加信用卡和寻求再融资,重组或出售房产来弥补这一赤字。那些处于严重压力下的人更有可能需要寻求帮助,而且往往被迫出售房产。
 
\

DFA负责人Martin North表示,现在大选结果众所周知,已经尘埃落定,我们仍然看到家庭压力正在上升,这要归因于与房贷与收入比上升,生活成本上升,而收入保持不变。住房信贷增长仍然明显快于收入和通货膨胀,生活成本的持续上升,特别是儿童保育、医疗保健费用、学费和电价愈发成为家庭重负。许多家庭正在消耗储蓄以满足日常开销或正在尝试再融资。
 
DFA认为,较富裕的家庭的损失可能更高,这与普遍认为的富裕家庭的压力更小的观点相反。
 
各区域分析显示,新州的家庭房贷压力最高,有297,995户家庭(4月为284,014户)有房贷压力。维州有290,581户家庭(4月为292,114户)有房贷压力。
 
未来12个月可能房贷违约的家庭,新州有18,822(4月为18,703)户,维州有17,773 (4月为17,611)户。
 
银行的房贷坏账最高的地区是新州和维州。新州有11亿澳元的自住房贷坏账,维州有15.4亿澳元自住房贷坏账。西澳州的损失比例最高,为3.1个基点,相当于11.07亿澳元。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IG IG Advertisement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