带儿子来澳洲16年之后,她把儿子培养成了这样…

前面的话偶然看到塔州的这位华人妈妈写的这篇《写给儿子18岁生日》,惊叹于她儿子的自强和坚韧,在获得了她的授权后,在这转载分享给大家。...
编辑:Cathy 作者:唐咏北 2017-09-13 07:34:00 A+
前面的话

偶然看到塔州的这位华人妈妈写的这篇《写给儿子18岁生日》,惊叹于她儿子的自强和坚韧,在获得了她的授权后,在这转载分享给大家。
 
看完之后我也在想,自己女儿未来也能像文中的Kevin似的,那也是不错的一种成长历程。当然,孩子的成长有千万条路径,最终她会挑哪一条,我希望自己也有勇气放手,像这位妈妈一样,尊重她自己的选择。
2012年11月的一天,我儿子凯文拿了他们高中Elizabeth College校长的名片给我,说学校要我联系他们,想谈一下Kevin在学校的教育问题。

我和他们的校长通过邮件联系上了,问他我能为学校我做什么。学校很快就发了一篇文章和很多图片过来,想刊登到社区的报纸《塔州华人报》上。在这篇文章中一部分是介绍学校Elizabeth College,大部分是写我儿子凯文。学校高度赞扬了凯文,用了很多好词,比如:优秀,礼貌,有责任心,懂得平衡好功课,工作和运动,等等。

我看了学校对孩子的介绍之后,决定自己来写一篇儿子成长的文章,送给儿子的18岁生日以及我高度赞美的澳洲教育。
 
凯文1994年前出生在中国的海南,当时我和丈夫在那里工作,他两岁时我们全家移民到澳洲,2012年底他从Elizabeth College高中毕业,并且过了18岁生日,是一个成年人了。
 
凯文在我的眼中最大的优点是独立和坚强,在他15岁的时候,就像许许多多的澳洲中学生一样,他开始周末和放学之后在超市打工。他的主要工作是把水果蔬菜上架和做清洁。有时他需要连续12个小时从早上8点干到晚上8点,回家之后他还自己做饭,洗碗,该干啥干啥。我问他累不累,他回答:你说呢?

16岁的时候他最多同时打了三份工,超市上货,送小广告,骑车送披萨。送广告的工作挣钱很少,但他仍然风雨无阻,穿着他自己挣钱买的价值$200澳币的名牌防雨服出去挨家挨户送广告。不偷懒,不投机。

在超市工作时,有一次他和同学一起去海边玩,赶回来上工时迟到了30分钟,老板很不高兴地告诉他:今天回家吧,不要做了。从那之后,他就再也没有迟到过。
 
\
 
这是凯文参加学校的野外生存训练,飞机把他们扔在塔州中部的荒野,他们自我生存了一周
 
\

Kevin从15岁开始就自己安排很多自己的事情,自己准备每天中午在学校的午餐,自己网上买衣服,买课本,自己熨衣服,参加学校重要活动自己去租衣服。选什么课程,参加什么运动,都是自己拿主意,不喜欢我插手,有时候我建议他向东,他就会专门选择向西,所以我一般都会尊重他自己的选择。

他打算上大学工程专业,但是他说不想做一个像他爸爸那样每天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工作的工程师,他喜欢动手,希望将来到油船上,野外,矿区工作,做动手的工程师。

他还打算读双学位,再多学一门西班牙语,将来做一个国际性的工程师,到说西班牙语的国家去工作。我听他说得神乎奇神,也不大现实,但是我没有阻拦他,每个人的路都是要自己去走的,难得一个年轻人有自己的想法,然后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实施。

好在他生活在澳洲,最差也会有吃有喝,实在不行还可以回来跟我住。那就让他按照自己的梦想去闯吧。

人生短暂,我不想我的孩子们早早就地被家庭和房贷这些现实因素所累,给自己一点时间,走远一点,去实现一下梦想。

凯文上初中那两年,都是自己走路上学,高中两年,自己坐公车上学。初中时,我去他学校的次数不到五次,高中就去过一次。

我其实挺想照顾他的,比如初中的时候,一个男孩欺负他,我知道后气势汹汹赶到学校找校长。儿子知道后非常恼火,说:以后我的事情你都不要管,我都可以自己解决。他在家很少汇报学校的事情,我问他他也很少回答。
前几天他高中毕业典礼之后我问他,这么多年了,你碰到那么多老师,老师们对你都怎么样啊?他说大部分老师都相当不错,他们高中有三个非常好的老师,其中一个老师是他的古代文明课的老师。

有一次我带他在超市买完东西正准备开车离开,儿子远远看到一个人,就下车走过去和这个人讲话。儿子回来告诉我这就是他的古代文明课的老师。我表扬他做的很好,要主动和人打招呼,要对好人回以好报,因为他们应该值得更多尊重。

儿子说也有个别比较差的老师,有的老师上课不知道怎么教,干脆就拿着教科书念,念得我都睡着了。他还说不是说这些老师人不好,只是说他们不会教。

Kevin是一个比较安静的孩子,不是很合群,朋友也不多,这样的人比较容易被忽视,被冷落。他对他的老师能够有这样的评价,我很高兴,我比较担心他认为大部分老师都很差就糟了。一个人如果感觉你周围的人都很差,那就是自己有问题了。人总是要学会和环境和平相处。

像很多澳洲孩子一样,Kevin也很喜欢运动,从10岁开始,先是练习空手道,这是他自己选择的运动项目,我曾经希望他选择一些集体项目,比如踢足球和篮球,但是他自己选择练空手道。差不多8年的时间他放学或者周末每周训练6次,现在已经是黑带级了。

我常常提醒Kevin,无论在哪个集体中,都要主动多干活,多付出,人多干一点是累不坏的,但你因这些付出而得到的荣誉会照亮你的生活。

比如在空手道训练馆,我说我希望你是那个( I hope you are the one) 每天把训练馆的牌子拿进拿出的人,于是他坚持这样做,而且很主动参加会馆的公益活动,有几年的会馆的希腊文化节,他都从早义务帮忙到晚,不吝惜干活付出。

他的空手道老师是个希腊人,很喜欢他,对他像父亲一样,每次见到我都会夸赞凯文是一个好孩子。他老师很舍不得他毕业后去墨尔本读大学。空手道馆也曾经评选他为年度最佳选手。
 
16岁时,Kevin喜欢上长跑,常常一大早就自觉自愿起床跑步。我自己年轻的时候曾经坚持早上长跑很多年,我的体会是,那很像一个自虐的过程,需要很多强迫自己的意志力,我常常在寒冷的冬天起床之前闭着眼睛念一下励志的经,不然怎么能那么容易在一个寒冷的早晨离开温暖的被窝?

我后来和一个朋友谈到坚持跑步的这个过程,他说,你怎么能对你自己那么差呢?我于是问儿子,你到底是享受跑步的过程呢,还是需要强迫自己呢。他说一半一半吧,我想让自己面对挑战。

凯文常常参加霍巴特的长跑活动,有一次登山半马拉松跑,最后的一百米他是慢慢挪到终点,他说实在是跑不动了。第二年再参加的这个项目的时候,他就全程跑下来了。

17岁时Kevin喜欢上骑车运动,自己挣钱买了一辆很贵的山地单车,常常出去骑车。我记得买回单车的第一天,他骑车出去不久就打电话回来让我去接他,原来霍巴特到处是坡,他下坡的时候没有控制好从车上翻摔了下来,除了没有骨折,浑身上下从脸上到腿上都是血,腿肉都翻出来了,我带他去诊所包扎了一下,第三天吧,他带着浑身的伤,又出去骑车了。

除了大运动量的骑车,他还参加了多次爬山的半马拉松跑,据说爬山跑步是最困难的运动,对耐力的要求超高。

Kevin参加铁人四项比赛的校刊报道

2012年10月,他和另外一个同学一起组成一个两人团队,参加了两天的铁人四项比赛,在比赛中,他两次摔倒,腿受伤,回到家的时候路都走不成了,我问他,你摔倒之后是不是就停下了,他说,怎么能停下,我们是一个团队,我下来别人就没有成绩了,我问:那你就坚持跑下来了?他回答:是。

儿子刚刚过了18岁,前面的路还很长,Kevin当然也有他的局限,这里我不打算谈了,一个孩子能够长成这样,我做为母亲已经很满足。

独立和坚强都是人很珍贵的品质,我希望他一路走好。

后记:

Kevin 2012年高中毕业之后,没有直接去读大学,我们鼓励他休一个间隔年(Garp Year)。那年,用他自己几年打工挣的钱,花了半年的时间做背包客,和两个朋友一起旅行了欧洲,亚洲,非洲22个国家。

由于存款有限,在旅行的时候他给自己定的每天食住行的预算是不超过40欧。40欧啊,对很多人来说吃一顿饭都不够,不知他是怎么坚持下来的。

举个例子,他在巴黎参观埃菲尔铁塔时,如果你站在下面看塔,当然不用交钱随便放开大胆地看,如果你登塔一半,是一个价,上到顶上,又是一个价格。他们一同去旅行的三个同学,一个站在下面看塔,一个登塔到一半,一个人登顶,Kevin就是那个站在下面看塔的人。
 
还有个例子,他从法国的北部横穿法国大陆到南部去和同学汇合,全程没有花钱,一共栏了四辆车,最终到达目的地。所以Kevin现在对每一个在路上拦车的人都充满了好感和同情心。

在那次环球旅行的最后时期,Kevin和他的同伴均弹尽粮绝,钱全部用光了,向我们求援,我很快转账两千澳元到他的账号,并告诉他如果不够再给也不用还钱。但是Kevin旅行回来之后继续去打工,最终还是把2000元钱全部还给了我们。

Kevin旅行回来之后我问过他很多问题,比如哪个国家的人最热情?回答是:最热情好客的是土耳其人,西班牙人和马来西亚人。他说在马来西亚,他听到那么多人讲中文,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安全感。
 
 
IG IG Advertisement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