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槽,改行……“不涨薪时代”必读的澳洲最新就业宝典

当工资水平最高的发达国家陷入“不涨工资”的泥淖,工资多年不变的澳大利亚的工薪阶层该怎么办?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作者:Jessie Wu 2019-07-16 12:42:33 A+

\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7月16日讯 当工资水平最高的发达国家陷入“不涨工资”的泥淖,工资多年不变的澳大利亚的工薪阶层该怎么办?
 
跳槽,改行……澳洲最新的调查和报告会让你明白,若想在一个“不涨薪时代”主动寻求突围,这或许是最现实的办法。
 
“吝啬”的CEO
 
一项针对250名首席执行官的调查显示,五分之二的首席执行官计划不给员工涨工资或只涨2%,2%的工资增长率低于近年来的平均工资增长率。
 
调查发现,30%的首席执行官也在投资自动化以降低劳动力成本。
 
主持此项调查的经济学家沃伦·霍根说:“这种低工资增长,已经成为世界各地的宏观经济现象,澳央行开始将其置于货币政策的中心。随着企业对自动化投资的激增,我认为这可以告诉你,未来的工资增长也会减少。”
 
自动化对工资增长的抑制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方面,工人面临着技术替代,薪资溢价能力下降,但另一方面,技术变化导致的职位供需错配也导致薪资增速上不去。随着自动化技术的提高和先进技术的运用,合格技术工人短缺问题愈发严重。自动化(例如机器人)能够补充低技能工作,因此需要技术工人来从事需要更高技能或需要独特人类技能的工作。并且随着技术的不断进步,工人需要掌握的技能也在不断变化。企业难以找到合适的人才来从事相应的工作,这部分工作本应获得更高的薪酬,但由于这部分工人的短缺,对应的薪酬并不能兑现,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导致薪资增速受抑。
 
三分之一的CEO预计将给员工工资上调2-3%。只有14%的CEO表示会将工资提高4%或更多。
 
央行在两个月内两次降息以提振工资并降低失业率,经济学家预计在周四公布的就业数据将显示,失业率仍维持5.2%不变。
 
西太银行(Westpac)和麦当劳等一些大公司的工资上涨已经增加了3%以上,远高于整个经济体的工资增长率2.3%,但这些大公司的涨薪大部分都是针对低收入员工的。
 
西太银行最近的涨薪计划涉及30,000名员工,今年和未来两年将加薪3.25%,但仅限于那些工资低于82,500澳元的员工。
 
在最新的TEC调查中,66%的首席执行官表示他们正在实施或考虑保持和吸引高素质人才的灵活工作条件,32%的人还利用“增强的员工福利”来留住员工。
 
墨尔本大学经济学家Mark Wooden上周表示,由于公平工作委员会强制的快餐业的部分涨薪,以最低工资雇佣劳力的麦当劳、McDonald's、Big W、Kmart等,都可能会施行低工资的突破性生长。
 
“对于缓慢的工资增长来说,这是一个好兆头。” Wooden教授说。
 
但他表示,快餐业涨薪计划也可能为更广泛的经济体制定工资增长基准。
 
最近的NAB商业调查显示,虽然加薪还未能惠及更多专业工作岗位,但商业招聘意愿有所增加,劳动力成本增长率出现了自2008年以来最高的月度增幅。

\
 
全球发达国家“通病”
 
薪资增长低迷并非澳洲经济的特有“顽疾”,而是全球发达国家的“通病”。去年底,国际劳工组织在日内瓦发布的2018/2019全球工资报告称,在对136个国家和地区的相关数据分析后得出的结论是,当前全球工资增长是2008年以来的最低水平,而且远低于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之前的水平。
 
按扣除物价因素的实际价值计算,全球工资增幅从2016年的2.4%降至2017年的1.8%。就二十国集团(G20)而言,其实际工资增幅从2016年的0.9%降至2017年的0.4%。相比之下,在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中,实际工资增幅在2016年的4.9%至2017年的4.3%之间波动。
 
报告指出,在过去20年里,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的平均实际工资增长了近两倍,发达国家仅增长9%。但是,在许多低收入和中等收入经济体,不同阶层的工资差距仍然很大,而且工资往往不足以满足工人及其家庭的生活需要。
 
国际劳工组织总干事盖伊表示,初步迹象表明,2018年全球工资增长将继续放缓,这种工资增长停滞不前的状况是推动全球经济增长和提高各国人民生活水平的障碍,各国政府应携手社会各界共同致力于消除这一障碍,最终实现社会和经济的可持续增长。盖伊还特别提到,高收入经济体出现了工资增长放缓伴随GDP增长复苏、失业率下降等令人费解的经济现象。
 
\
 
高工资是“跳”出来的?
 
根据联邦财政部经济学家的研究,雇员换工作的频率减少,导致低工资增长,因此需要进行政策改革以鼓励雇员向别的公司跳槽。
 
更频繁的跳槽导致更高的工资增长,这既适用于更换雇主的人,也适用于那些仍然从事现有工作的工人。
 
在21世纪初期,澳洲的跳槽率为11%,现在则降至8%。
 
对公司和员工级微观数据的财务分析表明,跳槽率每下降1个百分点,平均工资增长会下降0.5个百分点。
 
近年来,澳洲工资的年增长率疲弱,仅为2.3%,远低于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前平均4%的水平。莫里森政府和澳央行正在努力解决如何加强工资增长的问题。
 
财政部副部长Meghan Quinn本周二早上在墨尔本发表演讲时表示,各种收入、教育、年龄和职业方面,都广泛存在工资增长低迷的情况。
 
她说:“财政部的研究凸显了一个事实:更频繁的更换工作频率与更高的实际工资增长相关,即使是对那些不换工作的人来说也是如此。”
 
根据澳统计局本月公布的数据,从事专业职业的人更有可能跳槽。
 
技术人员和技工也很容易跳槽,但机械操作员和司机、社区和个人服务工作者和体力劳动者的跳槽率很低。
 
招聘公司Hudson的总经理埃里卡·林德伯格表示,最近对4300名专业人士进行的一项调查显示,薪资是人们考虑工作的第三大因素,排在薪资之前的因素是工作地点、工作与生活平衡和领导层。
 
她说:“金钱并不总是让人们跳槽的原因。”
 
尽管失业率较低,但低工资增长是影响全球发达经济体的趋势。传统经济学解释了大部分工资放缓,包括通货膨胀率下降、生产力下降、加入劳动力市场的人数增加以及百年一遇的商品价格暴涨。
 
但澳洲政府最高经济顾问也发现,减少跳槽率也起了作用。
 
“跳槽率的下降很大程度上似乎反映了员工更少地从成熟公司换到年轻公司,”奎因说,“现在看来,员工现在不太可能换到生产力更高的公司。”
 
财政部认为,这可能部分是由于新公司进入市场的比率下降,从21世纪初的14%降至近年来的11%。
 
财政部称,提高劳动力市场流动性的政策有助于提高工资和生产力。城市改革,包括分区和规划限制,以及州政府印花税,将降低阻碍人们迁移到就业前景更好的地区的障碍。
 
“改善人力资本的政策对未来的工资增长至关重要,因为基于知识的工作和人工智能技术成为我们经济的重要贡献者。”她说。

\
 
“钱”景行业大PK
 
对于现在的求职者来说,选择一个有“钱”景的行业尤为重要。
 
根据澳洲就业网站Seek的最新分析,招聘广告的岗位数量减少了6.5%,现在求职可能会比12个月前艰难得多。
 
在住房和建筑业大幅放缓的背景下,澳洲经济吸纳就业的能力也在放缓,但是,如果求职真的踏入了住房和建筑业,那么可能会获得高于别的行业的工资。
 
尽管招聘的职位在减少,但招聘广告上的工资比12个月前高出3.5%。在西澳州,工资增幅最高,达到了5.3%,在西澳某些地区工资增幅更高。
 
Seek在报告中说:“西澳州、南澳州和昆士兰州地区人口密集,矿业城镇特别为工资增长做出了贡献。我们看到整个资源行业的薪资持续上涨,过去三年半,采矿业对薪资和就业增长都有所贡献。”
 
不过,采矿业还不是目前澳洲收入最高的行业。在收入排行榜上稳居首位的是建筑师的收入,平均可以达到142,196澳元。
 
收入排在建筑师之后的资源经历,平均收入为139,782澳元,而排名第三和第四的是工程经理(136,564澳元)和IT经理(135,480澳元)。会计师的收入为130,302澳元。
 
从各州和性别分别来看,西澳州和新州的男性平均工资最高,分别为88,975澳元和88,032澳元。男性和女性工资最低的州是南澳州和塔斯马尼亚州。
 
\
来源:SEEK
 
Seek澳新董事总经理肯德拉·班克斯认为,男性和女性之间的薪酬差异是由于女性在申请更高级职位时缺乏信心。
 
“我们认为,在Seek所适用的角色中存在这种差距的原因之一是,女性在求职时倾向于躲开那些列出了长串技能要求的职位。”她说。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IG IG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