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万澳元“天价周薪”难招人 澳洲教育和就业怎么了?

“去澳洲搬砖”这几年成了国内网友打趣调侃的流行语。这话的出处是,曾有新闻说,据澳大利亚砖业基金会的数据,由于人手紧缺,澳大利亚新...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编辑:Jessie Wu 2019-08-12 14:44:00 A+
 
\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8月12日讯  “去澳洲搬砖”这几年成了国内网友打趣调侃的流行语。这话的出处是,曾有新闻说,据澳大利亚砖业基金会的数据,由于人手紧缺,澳大利亚新南威尔士州砌墙工(注意:不是搬砖)的工资是一块砖1.90澳元,照平均工作量计算,一个砌墙工一周的收入可达到人民币3万元。
 
不过,最新的一则新闻,有一种工作的收入令砌墙工3万元人民币的“高薪”也相形见绌。
 
据澳洲本地媒体报道,最近悉尼有一家商业地板公司的老板抱怨说,他所在的行业每周收入可高达1.7万澳元(折合人民币约8.1万元),却怎么都招不到本地年轻人,只得招聘海外移民。
 
是的,你没有看错,这不是月薪,是周薪。简单计算一下不难得出,这份工作的年薪高达88.4万澳元,合423.4万元人民币。
 
这样引人注目的“天价周薪”,折射了澳洲教育和就业中的什么现实?
 
“面试1小时,只干了10分钟”
 
悉尼一家商业地板公司的老板瑞安·格雷厄姆(Ryan Graham)今年42岁,大约10年前创立了这家公司。
 
他说,年轻的澳洲本地人正在放弃收入丰厚的技工工作(tradie),而少数申请工作的本地人经常干不了几天就打了退堂鼓。
 
在澳洲,tradie属于蓝领阶层,但也并非是简单的体力劳动,有一定的技能要求。通常电工、瓦工、管道工、木工等都属于tradie。
 
据格雷厄姆说,tradie 的各个行业的“招工难”问题都非常严重,他甚至都放弃了在本地发布招聘信息,因为他知道当地求职者对此没什么兴趣。在tradie领域,随处可见巴西人、英国人和阿根廷人。他也不得不担保海外工人来满足公司的用人需求。
 
“人们抱怨海外劳工抢走了澳洲人的工作……但过去两年,我的公司有15个人干了不到一个星期就离开了。我曾花1个小时面试了一个人,他上岗后只干了10分钟就离开了。”他说,“澳洲人不想要这份工作,他们宁愿做轻松的工作。”
 
他将这样的现状总结为“真的很可悲”。
 
“我们长大成人,努力工作,我们找到一份技工的工作会很高兴。现在,没有人想努力工作。年轻时我每周工作六到七天,这样干了20年。显然,这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但那个时候,人们为自己做技工的工作感到自豪——现实是,铺地毯和乙烯基地板是澳洲收入最高的技工工种。”他说。
 
政府收紧雇主担保移民政策,这给格雷厄姆带来不小的麻烦。对格雷厄姆这样的企业雇主来说,雇佣海外工人的成本其实更高,但海外工人的好处是,“你知道他们会来干活,因为他们没有父母照顾他们”。
 
\
 
1个包工头+1个学徒:周薪1.7万澳元
 
格雷厄姆所说的高薪技工工作,收入有多高?
 
铺地毯和地板并不是轻松的工作,属于脏活累活。由于不容易招到工人,雇主照顾工人,开给工人较高的薪水。
 
据他介绍,年龄较大的、工作不太拼的工人平均每周收入有3000至4000澳元(约合人民币14370元至19160元)。而比较努力的年轻工人平均每周可以赚7000到8000澳元(约合人民币33530元至38320元)。
 
他说,他知道有一个包工头(contractor),和一个学徒一起,在最忙碌的几个星期里,两人每周赚1.7万澳元。他的学徒的周薪大约为1000澳元。
 
不过,这样的收入虽然令很多年轻人艳羡,却不是马上就能达到的。这个行业的收入有很大的上升空间,但是必须在这个行业工作三到五年,才可能有这样的收入,“如果你坚持四五年,足够聪明的话,你就会赚大钱”。
 
但格雷厄姆常常遇到的是,来面试的人一上来就问薪水是多少。
 
“我年轻的时候,如果你一上来就这么问,会被赶走。找到一份工作你就很高兴了。我只是希望有一些改变年轻一代的激励。或者至少让我们担保来真正想要工作的人,不要连这点都剥夺了。”他说。
 
这家公司工作了六年的总经理Simon Doughty今年55岁,他也为招工用工的问题头疼不已。
 
“他们中的一些甚至干不到2个小时,然后说都不说一声就走了,你再也见不着他们了……这是脏活累活,但是你只能努力工作才能赚钱。”他说。
 
他还注意到,现在建筑工地上的绝大多数劳工现在都是拿工作度假签证的海外工人。
 
格雷厄姆认为,本地年轻人缺乏工作伦理是由教育问题造成的,如果政府不干预,现状很难改变。

\
 
用工荒困扰经济
 
被同样的问题所困扰的并不只有格雷厄姆的公司。这个问题还蔓延到了基建行业,甚至可能影响到政府依靠基建提振经济的大局。
 
上周,据《澳大利亚人》报道,就在澳大利亚政府委员会举行会议(COAG)的前夕,澳大利亚工业集团首席执行官Innes Willox致信总理,称澳洲基建业的学徒和培训人数降至10年来的最低水平。澳洲的学徒和培训人数从2012年的446,000人下降到去年的259,385人。AiGroup最近的研究发现,75%的雇主难以招聘合格或技术工人,最大的缺口是技术人员和技工。(详见:澳洲基建业陷入用工荒 企业致信总理请求改革
 
新的就业部调查显示,在2018年,45%的澳洲雇主难以招聘到员工,大约60%的雇主想要招聘低技能职位的工人,遇到的问题包括:缺乏合格或有经验的申请人、求职者对职业或工作条件不感兴趣、求职者缺乏“就业能力”和“个人表达”技能等。
 
就业部长Michaelia Cash上周在一份声明中说:“我们有一个充满机会的经济,雇主们正在大声召唤渴望找工作的工人”,“莫里森政府强烈认为,最好的福利形式就是工作。”

\
 
上大学不如念TAFE?
 
有意思的是,上周日Grattan研究所发布的一份新的报告发现,许多澳洲年轻人如果去参加技工学习而不是上大学,他们的赚钱能力会大幅提高。
 
这份报告发现,对于男性,特别是那些高考成绩(ATAR)不高的男生,去大学修一个文凭,还不如去参加一个工程、建筑和商业等专业的职业培训。
 
在过去的十年中,澳洲大学入学的学生人数增加了三分之一以上,更多高考成绩(ATAR)较低的学生进入了大学。但这种增长是以职业教育为代价的,在过去五年中,技工专业学生人数减少了43%。
 
据估计,到2023年,澳大利亚将需要多达100万技术工人。由于对关键技能短缺的担忧,联邦政府上周将该问题作为COAG会议的重点,并委托对技工培训教育进行审查。
 
Grattan研究所的高等教育项目主任Andrew Norton说,一些大学毕业生找到工作很困难,特别是人文和科学专业的毕业生,ATAR分数较低的学生尤其如此。
 
据澳广新闻报道,19岁的澳洲本地学生Liam Mills今年初进入大学就读,却又放弃了大学,去读一个TAFE课程。他现在正在悉尼北部的Hornsby TAFE学习网络开发。
 
他从小到大都认为上大学是唯一的选择,但真的上了大学,“我意识到这不是我想要的”。相比于坐在大学课堂里听理论,他更喜欢坐在电脑前自己动手。
 
在本月底举行的“国家技能周”(National Skills Week)上,职业培训学生的减少将成为一个重点议题。
 
这个活动的创始人Brian Wexham认为,变革需要来自父母。很多家长仍然有个根深蒂固的观念:上大学是唯一的正确道路,能够保证未来有更充实和更好的职业生涯。
 
“对于一些人来说是这样,但当然不是对每个人都是如此。很多学生都是实践学习者,他们对学术不感兴趣。”他说,“坦率地说,我认为大学需要负许多责任,因为它们鼓励人们去那里,即使上大学可能不适合他们。”
 
他直言不讳地说,有些大学接受了ATAR成绩50分的学生,相当于“招募了一些可能注定要失败的学生”,结果是这些学生除了欠下高教贷款(HECS)一无所获,但如果他们不上大学而是去参加职业培训,做学徒还能拿到工资。
 
大学当然不认同这样的看法。Universities Australia主席Catriona Jackson称,ATAR并不能预测每个学生的命运;至于毕业生的工作和薪水,毕业三年后,大学毕业生的工资中位数为7万澳元;大学毕业生一生中的收入比文凭较低者平均多100万澳元,失业的可能性低2.5倍。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IG IG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