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itude上市计划接连失败背后:市场在恐惧什么?

本周,澳洲资本市场上最热门的话题是,本年度澳交所最大的一起IPO、万众瞩目的Latitude Financial第二次上市进程为何戛然而止了?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编辑:Jessie Wu 2019-10-18 07:15:52 A+

\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10月18日讯 本周,澳洲资本市场上最热门的话题是,本年度澳交所最大的一起IPO、万众瞩目的Latitude Financial第二次上市进程为何戛然而止了?
 
即使这次能够成功挂牌澳交所,Latitude也选择了“流血”上市之路。
 
去年Latitude在试图进行50亿澳元的IPO失败后,聘请了前澳大利亚邮政首席执行官法豪尔(Fahour)。上个月,新帅宣布了最新的IPO计划,股价最高为2.25澳元,公司的市值估值为40亿澳元。上周五,公司确定了每股2澳元的发行价。本周一,发行价下调到1.78澳元。周二,IPO进程中止,“流血”上市也不再可能实现。
 
与Latitude惺惺相惜的是Wework,Wework从估值高达 470 亿美元,到不足 200 亿美元,再到估值跌至只有 100 至120 亿美元。从软银宣布罢免 CEO Adam Neumann,再到不断宣布裁员、出售旗下公司、放弃上市。
 
相似的过程,相似的结局。在IPO折戟的背后,市场的某种恐惧正在浮现。
 
\

估值分歧
 
Latitude与Wework属于不同的行业,但两家公司最近的上市征程都败在了同一问题上:估值。
 
Latitude的簿记建档(bookbuild)原定于周二下午5点结束。就在周二中午,负责Latitude上市的主要投行高盛、麦格理集团和瑞银集团告知经纪人,表达了他们的信心,称他们已经找到投资者。
 
然而在周二晚间,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基金经理称,他被告知IPO已经中止,不过并不是从承销的投行处获得的通知。“他们募集到了资金,但对一小部分簿记建档的质量存在担忧”,“虽然已经可以满足最低的要求,但是没有足够的需求,可能还不足以确保上市后的市场”。
 
“没有足够需求”的实质,还是投资者嫌价格太贵了。
 
尽管Latitude的发行价已经下调了20%之多,投资者的反馈是价格仍然太贵了。发行价为每股1.78澳元,市盈率为11倍,而机构投资者希望将市盈率进一步下调至10倍。
 
周二早些时候,三大顶级投资银行麦格理集团、瑞银集团和高盛集团向投资者传达了一条信息,即包括确定的订单和早期迹象在内的需求超过了10亿澳元,“目前超过了预期的认购规模”。
 
但他们同时也发出了一个警告,“需求”中包括3.3亿澳元(约占认购的三分之一)是来自散户投资者,并且向“妈妈爸爸投资者”售股的渠道已被要求确认股票分配情况。
 
到周二傍晚时分,这些渠道没有传来好消息。
 
在周三在悉尼举行的花旗银行年度投资会议的间隙,一位基金经理表示,他的基金已经表明有意购买Latitude股票,但从未真正提出过认购。他说:“很多人的出价是市盈率的10倍(预测的年度净现金利润为2.87亿澳元)。”
 
有人说散户投资者对Latitude的兴趣也低于预期。
 
\

盈利模式质疑
 
Latitude大股东德意志银行、私募股权公司KKR和Varde Partners,已经感到它们没有从机构市场中获得公允价值,并开始担心售后市场的表现以及其对它们的影响。
 
在刚刚过去的12个月中,大股东们第二次眼看着IPO的愿望化为泡影。三家公司于2015年以86亿澳元的价格收购了GE消费者贷款业务,并同意仅将剩余的70%的股份持有至今年8月。它们希望股票有一个强大的二级市场,以确保顺利退出。
 
去年10月,由于首席执行官的身体状况不佳Latitude取消了上市计划,而澳大利亚邮政前首席执行官、之前是澳大利亚国民银行(National Australia Bank)的高管的艾哈迈德·法豪(Ahmed Fahour)则空降到Latitude,主要任务就是领导上市进程。
 
现在,上市成了Latitude遥不可及的前景。预计第二次IPO失败将使投资者在短期内对Latitude的第三次上市计划保持警惕。
 
正如一位基金经理所说,投资者已经看到了大股东的想法。在周二取消IPO前,他本来准备以25亿澳元的市值购买股票。现在,他的估值降到了20亿澳元。
 
有人说,在卖方和潜在买方的博弈中,存在一种叫做“私募股权折扣”的现象,即人们一直在怀疑,私募在向市场出售产品股权时,总会占到便宜。这种想法可以找到很多佐证,其中包括TPG在2009年将 Myer上市后,股价从未恢复到4.10澳元的发行价;Anchorage将Dick Smith上市后,股价迅速破发,两年后倒闭清算。 Estia、iSelect和Inghams也都是被私募公司推动上市,之后破发。
 
虽然有16家经纪公司和咨询公司帮助出售股票,并好爽拿出6900万澳元的承销费用,但Latitude仍遭到基金经理和选股者的“踩踏”。 
 
Atlas Funds Management投资公司经理休·迪夫(​​Hugh Dive)写道,Latitude招股说明书使他想起了RAMS房屋贷款的招股说明书:“即,一家金融公司的业务是以批发利率和零售利率之间的差额为基础,最终取决于银行是否愿意继续借钱给他们。”
 
在2007年底全球金融危机的第一波时,RAMS从投资者那里募集5亿澳元后几周就破产了,这使其获得了“有史以来最糟糕IPO”之称。
 
迪夫的批评包括对这一问题的担忧:Latitude的借贷和长期借贷给低收入的大部分消费者的模式,可能会在另一次市场低迷中遇到麻烦,而且它又不像竞争对手那样在大银行有零售存款作为保险。
 
Intelligent Investor的撰稿人詹姆斯·格林哈尔(James Greenhalgh)甚至更加严厉地指出,Latitude的贷款业务存在风险,因坏账而损失的营业收入为24%,而联邦银行则为5%。
 
“如果你打算考虑像Latitude这样的高风险消费者贷款业务,那么在澳大利亚创纪录的经济扩张27年后,你就不会这么做了。你会在危机过后价格可能很便宜时考虑购买。”格林哈尔写道。
 
Latitude未来如何,仍有待观察。这次IPO失败的一个后果是,目前的股东承担了招股说明书中预测的2020年技术支出大幅度增加的费用,如果IPO搁置,这将给新股东带来压力。
 
在第一次和第二次尝试上市之间的一年中,Latitude还提出了一个新的方向。Latitude的主要产品是个人和汽车贷款、信用卡和保险产品。但就在9月份,Latitude还推出了新的数字支付平台LatitudePay,首先与零售商Harvey Norman达成了合作。通过该平台,Latitude与Afterpay和Zip等“先买后付”服务商展开了竞争。如果Latitude的IPO计划再卷土重来,投资者将会好好审视这个新增的业务板块。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IG IG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