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tar裁员 皇冠交易未卜:澳洲博彩业阵痛刚刚开始?

如果说澳洲的博彩业是折射富人信心的风向标之一,近期这一风向标再次出现了异动。银钞满地、纸醉金迷的赌场,向来是一个经营筹码的世界,但...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编辑:Jessie Wu 2019-06-13 07:24:45 A+
 
\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6月13日讯 如果说澳洲的博彩业沉浮是反映富人信心的风向标之一,近期这一风向标再次出现了异动。银钞满地、纸醉金迷的赌场,向来是一个经营筹码的世界,但在经济环境的裹挟之下,博彩业的前景也正如赌局中的筹码,不知归于何处。
 
近期澳洲博彩业巨头星娱乐(Star Entertainment,)表示,全球经济增长面临的不确定性等因素已经对亚洲大赌客造成了影响,因此拖累该集团赌场收入下降。
 
在接受路透社采访时,Star首席执行官Matt Bekier表示:“超级大赌客还在来,但他们并没有像过去那样冒很多风险,他们的期望不再像过去那么大”。
 
从Star高管发表的上述评论不难看出,全球经济复苏面临的更具不确定的背景下,澳洲博彩业正在成为最新的受伤者。澳洲最大的两家赌场巨头都做出了及时的反应,但他们的“阵痛”或许才刚刚开始。
 
\

Star被迫裁员
 
星娱乐集团(ASX:SGR)将在几天内开始实施裁员400人的计划,这是对博彩业遭受冲击的又一信号。
 
本星期二,Star公布了最新的运营报告,截至今年6月30日,2019财年息税前利润(EBITDA)为5.55亿澳元,低于截至2018财年的5.68亿澳元,即息税前利润将下滑1800万澳元,降幅为3%。
 
Star并没有在今年2月份的半年公告中给出全年盈利预测,但根据12位受访分析师的平均预期,该公司的息税前利润约为6.02亿澳元。现实与预期之间的落差之大,令市场颇为意外。
 
Star对收入压力的反应是制定积极的成本削减计划,每年节省4000万至5000万澳元,其中大部分将通过裁员来实现。具体计划是,将后台工作人员裁去20%,该计划将在6月底之前开始实施,会涉及多个部门,包括IT、酒店、人力资源和财务人员。
 
这似乎不足以安抚市场。周二当天Star的股价跌至四年低点,收盘下跌15.7%至3.80澳元,市值蒸发了6亿澳元。
 
Star将利润下降归因于来自超级富豪VIP客户的收入持续下降、国内经济增长放缓。Star在悉尼、布里斯班和黄金海岸经营赌场,收入主要来自大赌客的赌博收入,特别是来自亚洲的赌客。
 
Star的利润预测和裁员计划背后,是经营数据的重大变化。据Star称,截至6月8日,国际VIP客户的营业额下降了31%,其中大赌客光顾次数为9.5次,而去年为11.3次,1月至5月期间的赌台收入下降16.5%。
 
Star的首席执行官Matt Bekier在一个多月前成功减持了20万股公司股票,变现913,600澳元。如果这些股票未减持,现在的价值将减少153,600澳元。
 
Matt Bekier表示,超级富豪们的信心较低,一些“非常大的顾客”在赌场只待一两天,而不像过去那样待一整周,他们的投注规模也锐减了25%。
 
市场已经知道赌场的VIP业务一直疲软,但疲软的程度仍令投资者感到意外。一些分析师认为,国际VIP业务已经走到了谷底,有望回弹。
 
至少对于Star来说,其盈利困境并不局限于国际VIP市场的萎缩。在过去六个月中,由于Star国内业务表现不错,抵消了国际业务的下滑。但现在国内业务也并不乐观。本财年上半年国内业务增长接近6%,但自1月以来增长率仅为0.3%。而Star的国内业务占总收入的85%。
 
Matt Bekier列举了利润下降的各种因素,包括复活节和农历新年的时间,以及联邦大选和新州选举。虽然上周央行的降息旨在刺激经济,但Bekier担心,赌客们通常在对自己的财富和未来的繁荣感觉良好时,才会光顾赌场。央行发出“澳洲经济前景相对暗淡”的信号,会慢慢影响到消费者捂紧钱包。
 
他还认为,从他所听到的情况来看,他并不相信Star将部分市场份额输给了其它澳洲竞争对手。这表明Star所遭遇的困境也困扰着澳洲其他大赌场。
 
\
 
帕克“弃船”皇冠
 
上月,原本持有皇冠度假村46%股份的詹姆斯•帕克(James Packer)宣布以18亿澳元将19.99%股份出售给前商业伙伴、香港博彩大亨何猷龙(Lawrence Ho)。每股13.00澳元的价格远低于美国赌场竞争对手永利(Wynn Resorts)的14.75澳元报价,该公司4月取消了对皇冠的收购要约。
 
目前皇冠的股价已跌至12.11澳元。帕克在解释出售股份的决定时说,他正在寻求其它投资,但并未透露新的投资计划。
 
帕克选择在这一时机出售皇冠股权,而Star下调了盈利,更令澳洲博彩业产生雪上加霜之感。投资者正在更加关注有关皇冠的盈利公告。
 
虽然国内市场更具周期性,但无论是Star还是皇冠,都可能对中期甚至长期内国际VIP客户的回归抱有担忧。从中期来看,这将给皇冠带来更多压力,因为皇冠将于2021年在悉尼开设新的VIP专属赌场。
 
值得注意的是,5月31日,瑞士信贷在评估皇冠时说:“(宏观)经济问题对大赌场造成重压。”
 
本周二皇冠股价在市场失望中受到重创,其股价在早盘交易中跌幅一度超过16%。这使得帕克将自己拥有的近一半皇冠股权​​转让给何猷龙的时间点,看起来更是个耐人寻味的时机。尤其是,皇冠在悉尼港口Barangaroo VIP赌场即将开业。
 
帕克现在欧洲,据称他将在欧洲停留数月。今年8月他将接到自己的超级游艇,价值2亿澳元的IJE游艇。而现在,帕克正一艘在52米长的名为Mischief的包租游艇上,漂浮在地中海附近。
 
有人猜测说,这是一个在摩纳哥和戛纳之间开展业务的好地方,特别是当帕克将变现18亿澳元的皇冠股票时。
 
帕克在何猷龙之间达成的协议一经公布立即引发了一个疑问:新濠公司是否“适合”参与皇冠墨尔本赌场以及即将开业的悉尼港口Barangaroo VIP赌场。
 
进一步说,这笔交易还可能影响到皇冠的经营牌照。在2014年与新州政府达成的一项协议中,皇冠承诺将不会让何鸿燊及其任何员工“获得皇冠的任何直接、间接的权益,或实益权益”。这是皇冠在Barangaroo的22亿澳元的VIP赌场的经营许可条件之一。
 
作为何鸿燊的儿子,何猷龙一再强调,他从未为父亲工作,并与帕克建立了成功的业务关系。
 
但新州监管机构表示,此前已对帕克在何猷龙的关系进行了广泛的审慎审查,但现在将在新协议后再次这样做。工党和绿党都敦促新州Berejiklian政府需要向公众保证2014年的协议将得到执行。
 
新州工党博彩发言人John Graham要求新州政府“立即向皇冠寻求书面保证”,“采取一切措施澄清此事”。
 
绿党博彩发言人Cate Faehrmann则批评说,皇冠VIP业务的“明显条件”是与何鸿燊或其相关者没有任何关系。“何鸿燊的儿子怎么可能不被视为相关者?”
 
维州监管机构亦表示,新濠及其员工还需要获得根据该州的赌场立法的批准。据称,维州一位博彩监管机构的官员已与皇冠高管进行了接触。
 
有评论者说,为了争取到时间,帕克在与何猷龙的交易中,接受了相当低的价格。但即使帕克在价格上做了“让步”,这笔交易能否实现,还并不那么简单。
 
从拉斯维加斯到澳门,再到澳洲,博彩业营业利润总额一直在下滑。有分析师预计,全球博彩业或将在2019年遭受最严重冲击。
 
而在这一轮冲击中,全球经济同步放缓是澳洲本土和海外赌场利润下降的根本原因。
 
赌场业表现并不是经济指标,但其利润确实在经济扩张时会上升,在经济衰退时会收缩。因此,或许澳洲赌场的当前表现,是全球商业周期迎来转变的另一个不祥征兆。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IG IG Advertisement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