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职场大盘点:新型职业崛起难掩传统岗位沉沦

8月29日,在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马云和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开幕式上进行“双马”激辩。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编辑:Jessie Wu 2019-09-02 08:13:27 A+
 
\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9月2日讯 8月29日,在2019世界人工智能大会上,马云和特斯拉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埃隆•马斯克(Elon Musk)在开幕式上进行“双马”激辩。
 
在谈到人工智能与就业的话题时,支持中国996工作模式的马云认为,AI提供了很多就业机会。有了人工智能之后,人们可以一天工作四小时,一周工作三天就可以了,人工智能将帮助人类工作,而不是取代人类的工作。
 
马斯克则认为,今后人工智能会使得工作失去意义,可能最后的工作就是写更多的AI代码。他建议“大家去学工程、物理或者艺术”,理由是计算机最终可能可以自己编写程序。人们最好从事一些涉及人际关系的工程和研究领域等领域,因为即使在人工智能时代,这些领域仍然是有前景的。
 
这是一场精彩纷呈的对话,也是这些年来围绕“AI如何影响人类工作”的无数探讨之一。机器人接管我的工作需要多长时间?我的大学学位会“管用”多久?我还要上大学吗?这些问号萦绕在许多人心里。
 
去年某期《经济学人》杂志刊文称澳大利亚是最为成功的发达国家。其中一个有力的论据就是澳洲人的“钱景”:1991年以来,澳洲人的平均收入是美国的4倍多,且远超过排在第二名的法国。
 
\
来源:经济学人
 
不仅如此,澳洲的某些行业的工资还高到“吓人”。(详见《 1.7万澳元“天价周薪”难招人 澳洲教育和就业怎么了?》
 
澳洲人的高收入可傲视别的发达国家,不过,再往后看5年,10年,15年,澳洲有哪些职业在没落?

\
 
热门职业正成过去时
 
澳大利亚统计局(ABS)长期以来一直在跟踪国内的就业情况,帮助澳洲人了解申请工作的最佳地点以及应该避免的职业。
 
在过去30年中,澳洲的劳动力市场发生了巨变。
 
技术的兴起和们工厂的机械化已经影响了澳洲一些劳动密集型工作,而互联网的爆炸式增长已经严重影响了其它职业,如新闻业。
 
《澳大利亚人》对ABS统计数据进行了整理,发现全国约三分之一的劳动力,集中在20个就业岗位上。
 
在这20个不同的工作岗位中,约有400万澳洲人受雇,这些工作在过去三十年中一直“需求旺盛”。但是,就业市场正在发生变化。
 
澳洲最常见的工作“销售助理”在过去30年中大幅增长,但由于不断变化的零售业环境,与2016年相比,2019年销售助理的工作很不稳定。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的销售助理人数比2016年少126,000人。
 
零售业中,不仅是销售助理遇到麻烦,他们的经理或上司的人数也在减少。这类工作岗位比2016年减少了14,000个。
 
这两种岗位的下降直接影响到金字塔最顶端——首席执行官和董事总经理在这三年中下降了52%,减少了31,000个工作岗位。全国工作岗位下降排行榜上,总经理排名第六。
 
呼叫中心和客服经理也在努力寻找就业机会,与2016年相比,这类员工人数减少了11,000人。
 
虽然一些普通职业经常被吹捧为谋生的最佳方式,但也有许多传统意义上的“安全”工作的安全性也在下降。
 
2019年,护理支持(nursing support)和个人护理工作者的工作者减少了10%(10,000人)。
 
从2016年到2019年的工作岗位下降榜上,园丁、技工、农民、电工、泥水匠和管家都排名前20位。
 
2016-2019年澳洲前十大“萎缩”职业
 
\
 
“兴盛”职业浮出水面
 
但澳大利亚的就业市场来说并不全是坏消息。有很多职业正在兴起。
 
令人想不到的是,澳洲增长最快的工作是结账员或办公室出纳。
 
这似乎与销售助理的急剧下降形成了直接矛盾,却反映了零售店和杂货店将雇员减少的同时,让顾客们自己使用店内的设备,然后把他们想买的东西带到收银台。
 
2016年至2019年期间,这类新增工作岗位超过90,000个。
 
澳大利亚不断变化的零售市场也帮助了那些从事广告、公共关系和销售管理的人。在过去三年中,这个就业细分市场增长了32%,增加了41,000个就业岗位。
 
过去三年中,一种职业跻身增长最快的前三名:有33,000多名软件和应用程序员获得了工作机会。
 
会计师和教育工作者则是全国前五大增长最快的工作。
 
注册护士、小学教师和汽车司机的需求也很高,过去三年都有大幅上升。
 
\
 
“中层”岗位何去何从
 
7月份澳洲新增就业岗位41100个,远超14000的预期。全职工作岗位增加34500个,兼职工作岗位增加6700个。自去年以来,全职就业人数已增加了255600人,兼职就业人数增加了77000人。
 
一些劳动经济学家认为,在当前高就业水平的背景下,围绕自动化和就业的担忧被夸大了。
 
但澳洲最大的求职网站SEEK的首席执行官Andrew Bassat警告称,目前强劲的就业数据掩盖了自动化对就业市场的全部影响,任何经济衰退都将导致成千上万的“中层”工作岗位消失并且不再回来。
 
这种中层管理职位的“空心化”趋势,已在SEEK网站的招聘广告数据中初露端倪。
 
SEEK网站上雇主们对高端工作有大量需求,比如数据科学家和工程师职位,这些职位的工资较高,而且还在上涨。
 
SEEK 7月就业报告显示,招聘广告同比下降7.8%,但较为“高端”的科技职位上升了7.1%,成为就业广告的第三大增长类别。同时也有大量低技能工作的广告,如服务和清洁。只有“中层”职位透着寒意。
 
四大银行目前都在裁员。国民银行承诺削减10亿澳元成本,三年内裁员2000人。而联邦银行仅从资产出售中就削减4000个工作岗位,澳新银行已裁员近1万人。
 
博彩业也面临削减成本的压力。澳洲博彩巨头星娱乐集团在过去两个月裁掉了343名高管,节省了3700万澳元薪水。
 
Bassat认为,澳大利亚的商业结构决定了它未来的劳动力减少的比美国更多,因为美国前20家最大的公司中,科技公司占了10家,而且它们正在迅速雇用更多的人。
 
他推断,一旦澳洲出现经济或者行业的衰退,雇主们将来就会用电脑或机器,而不是重新招人。
 
但也有学者不同意这样的看法。未来工作中心主任Jim Stanford表示,尽管他同意澳大利亚经济中顶级企业的构成存在问题,但他认为自动化对就业威胁很小。原因在于,目前在澳洲投资自动化的动力很小,因为投资成本很高,而且在工资水平很低的情况下也没有经济意义。
 
并且,自动化最有可能发生在大中型企业,而澳统计局的数据显示,澳洲的就业增长主要来自小型和新型企业,或者像优步这样的零工经济。
 
他甚至认为澳洲的中型企业正在萎缩。其中,有能力投资高科技、创新、出口导向型业务的澳洲公司为数不多。所以澳洲未来要担心的不是自动化抢走工作,而是企业在投资新技术方面的落后,会拖累这个国家的生产力。
 
墨尔本大学劳动经济学家Jeff Borland教授提出,Bassat观察到的中层职位空心化实际上是“工作分化”现象。诸如数据录入、数据分析等常规工作正在转为自动化或外包,而像软件开发人员或医生等“非常规认知型”工作,以及老年人护理等“非常规劳力型”工作难以实现自动化或外包。
 
Bassat过去也认同“工作分化”之说,但他现在更担心的是,人工智能变得越来越复杂,取代了通常由会计师或数据分析师等专业人士承担的工作,未来自动化将导致就业人数减少。

\
 
终身学习才是竞争力
 
今天早些时候,媒体报道了大学如何浪费了人们的时间,最近Grattan Institute的一份报告显示,为了学位一些人会损失3万澳元。
 
技术公司WithYouWithMe(WYWM)的首席执行官汤姆•拉特认为,虽然大学教育和学习可能很有价值,但是尽快进入劳动力队伍更为重要。WYWM公司试图帮助澳洲人更适应现在的就业市场。
 
“工作变化如此之快,你需要进入你的第一份工作,然后利用终身学习来提高你的技能,”他说,“我们必须加快学习新技能的速度。”
 
他给求职者的忠告是:找出你擅长的东西,学习技能,尽可能快地进入劳动力队伍,然后不断学习你的职业生涯,快速提高自己的竞争力。
 
另外,让人们了解10年前尚不存在的职业是很重要的。
 
一个很好的成功案例是,WYWM公司给公交车司机和海员做过为期12周的网络安全培训课程,他们都找到了工作。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IG IG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