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企业纳税红黑榜令人震惊 行业巨头纳税不如工薪族(中)

上一期,我们为读者朋友们揭晓了避税大咖排行榜前10的企业。今天,我们直截了当的继续为大家揭晓榜单上另外10家企业。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编辑:Hannah 2020-08-01 08:18:06 A+

\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8月1日讯 上一期,我们为读者朋友们揭晓了避税大咖排行榜前10的企业(详见《澳企业纳税红黑榜令人震惊 行业巨头纳税不如工薪族(上)》)。今天,我们直截了当地继续为大家揭晓榜单上另外10家企业。(注:文中纳税数据来源于澳大利亚税务局ATO披露的公司税务报告,最新报告截至为2017-2018财政年,2018年之后的纳税信息目前尚未公布于众。该排名是基于公司营业总收入和税收收入的对比,排名越靠前,说明该公司营业总收入数额巨大,而其应纳税所得额相比之下却微乎其微甚至为零)
 
\
 
\
 
Chevron Australia Holdings Pty Ltd
雪佛龙澳大利亚控股有限公司
https://australia.chevron.com/
 
位居财富500强第十五位的雪佛龙公司(2020最新排名)是世界上最大的石油公司之一,总部设立在美国加利福尼亚州,该公司涉足于石油、天然气等能源行业的各个领域。雪佛龙澳大利亚控股有限公司是其全资子公司,在澳大利亚经营着几个大型天然气项目,于2020年通过收购Puma Energy(彪马能源也位列避税大咖榜单之中,后文将会对该公司进行简单分析介绍)向澳大利亚市场出售燃料和润滑油系列产品。
 
雪佛龙澳大利亚控股有限公司在2018年以前的过去几年未曾向澳大利亚缴纳过一分企业所得税,却设法向其美国母公司缴纳了9.2亿澳元的资本回报金,并通过支付利息等方法将30亿澳元输送到海外的关联公司。澳大利亚税务局在2015年曾将雪佛龙澳大利亚公司告至法庭,赢得了具有历史意义的“转让定价”法案,澳大利亚法院裁定雪佛龙澳大利亚控股有限公司向其美国关联公司支付的利率明显过高,该交易存在明显避税目的,不符合独立交易原则。
 
\
图片来源:https://www.michaelwest.com.au/
 
但据其2017年的财报显示,该诉讼结果好像对其并无巨大影响,其海外关联企业借给澳大利亚的贷款从2016年的38亿澳元上升到310亿澳元,这使得美国石油巨头澳大利亚子公司得向海外关联公司支付巨额的利息,除此之外,27亿澳元的外汇损失以及巨额提高的折旧成本都增加了其运营成本,以使得其在澳大利亚的经营“蒙受损失”而免付企业所得税,甚至还产生了7.68亿澳元的所得税收益。
 
\
 
Spotless Group Holdings Limited
Spotless控股有限公司
https://www.spotless.com/
 
Spotless控股有限公司是一家由唐纳集团(Downer Group)控股87.8%的本地公司,主要提供外包的各种服务,包括设施服务,干洗服务,技术和工程服务以及提供制冷解决方案,主要面向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市场,该公司由其墨尔本总部管理。
 
两年前收购Spotless的唐纳集团至今仍享受着由Spotless税收损失所带来的税收优惠,尽管该公司的收入在过去两年从72亿澳元跃升至120亿澳元。唐纳集团最近的财报显示,在2018年,其账户上又增加了2800万澳元的成本费用,并仍存有2.03亿澳元的递延所得税资产。
 
\
图片来源:https://www.michaelwest.com.au/
 
这个案例直击税务当局面临的挑战之一,那就是如何处理结转税收损失和如何处置收购的子公司带来的税收损失。大多数石油和天然气巨头正是利用了这一漏洞,将税收亏损通过收购从一个项目转移到另一个项目,由此逃过了数十亿澳元的税款。如果议会收紧有关收购税收损失交易的法律,并向美国一样,限制这些企业将这些税收损失存进银行或者在利用税收损失上加上一个期限的话,恐怕像澳航这些公司就应该有责任缴纳部分税款吧。
 
\
图片来源:https://www.michaelwest.com.au/
 
BG International (Aus) Pty Limited
BG国际有限公司
https://www.shell.com.au/about-us/projects-and-locations/qgc.html
 
于2016年被石油巨头--英国皇家荷兰壳牌收购的BG已更名为QGC上游控股有限公司(QGC Upstream Investments Pty Ltd),据现有资料显示,QGC总部位于布里斯班,主要从事在昆士兰州南部博恩盆地以及库珀盆地的天然气勘探,开发和生产。
 
正如上篇报道提及,澳大利亚石油天然气行业的避税手法令人震惊,这家公司也不例外,其过去四年的天然气销售额高达97亿澳元,但却没有在ATO查询到任何纳税记录,准确地说,这些销售甚至没有被披露在财务报告中。据其2017年的财务报告显示,截至2017年12月,该公司遭受560万澳元的营业损失,同时也记录了350万澳元的税收优惠。BG公司除了从通过开发澳大利亚的自然资源来吸取巨额利润,其另外一个功能仿佛就是为了避税,其资产负债表上记录了18亿澳元的递延所得税资产,以及21.5亿澳元与关联公司贷款有关的税收损失,但是却没有提供关联公司的任何详细信息。
 
BG公司前首席执行官凯瑟琳(现任Energy Australia总裁)曾声称,至2014年BG已缴纳大约10亿澳元,但我们未能在ATO查到相关的10亿澳元记录。
 
\
图片来源:https://www.michaelwest.com.au/
 
BNP Paribas S.A.
法国巴黎银行
www.bnpparibas.com
 
凭借傲人资产位列世界十大银行之一的法国巴黎银行,其在澳大利亚设立的这家子公司全称为BNP Paribas Fund Services Australasia Pty Ltd,收入主要来自为客户提供金融服务,目前在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均有分支机构,总部设在悉尼。法国巴黎银行于1860年进驻亚太区市场,是区内实力最为雄厚的国际金融机构之一。
 
法国巴黎银行以其对亚太地区做出的慈善贡献,以及承担的企业社会责任而倍感荣耀,但其对澳大利亚税务局的贡献就不免令人唏嘘了。这家法国银行在过去四年在澳大利亚收入约97亿澳元,利用其高超的避税手法将应纳税所得额降到了3700万澳元,却依然未向税务局缴纳过任何税款。
 
法国巴黎银行曾因利用股息税逃避手法避税而在英国被起诉,(注:股息税逃避,是指以避税为目的的股票买卖,投资人购买即将支付股息的股票,并在股票出息后立刻卖出以获得与股息相当的投资亏损,这笔亏损可以用来抵扣其他投资带来的收益。)几年前,法国巴黎银行还被卷入在德国轰动一时的“Cum Ex”丑闻,该丑闻被称做德国史上最大股票交易避税案,通过申报股息退税而使得政府损失高达550亿欧元。Cum ex可以称做是股息税逃避的升级版本,通过运作“Cum ex”,银行帮助投资者获得其原本无权享受的退税。(注:Cum ex是一种被调查人员和检察官评估为逃税,却被税务专家认定为合法的一种税务手段。在Cum ex的交易下,金融人士在股票派发股息的当天,通过卖空,出售和再次收购等行为来骗取税款,由于操作交易时间短,税务当局无法确定股票产权的真实归属人,尽管买卖双方只在该股息上缴纳过一次税款,却能让所有参与交易的投资者都可以获得与股息相当的资本利得税退税)
 
\
 
\
 
Puma Energy (Australia) Holdings Pty Ltd
彪马能源澳大利亚控股公司
www.pumaenergy.com
 
彪马能源是一家跨国石油公司,致力于为六大洲的47个国家提供能源解决方案,其澳大利亚子公司的最终母公司是位于新加坡的Puma Energy Holdings Pte Ltd,于2019年12月宣布被雪佛龙以4.25亿澳元收购全部股份,该收购预计在2020年完成。在Michael west media创建2019逃税大咖榜单的时候,大概还未曾预料到两大逃税大咖的强强联手吧。
 
与另外几家大名鼎鼎的石油巨头不同的是,彪马能源只是一个低调的贸易和分销商。但值得注意的是,在其财务报表的附注中,其与臭名昭著的世界第二大石油贸易商托克公司(Trafigura)有庞大的关联交易来往,其于2017年从托克公司购买了价值5.96亿美元的石油。托克公司已经被指控参与了多起丑闻,最有名的是曾在2006年因向象牙海岸倾倒有毒废料,导致近10万人出现皮疹,头痛和呼吸道问题,同时该公司参与了伊拉克石油换食品计划。(注:亦称以油换粮计划,设立目的是允许伊拉克通过出售石油来换取普通伊拉克公民的人道需求,而不允许伊拉克重建军队。在超过650亿美元的伊拉克石油在国际市场进行销售后,被爆出亏空公款的丑闻)
 
\
图片来源:https://www.michaelwest.com.au/
 
彪马能源在2013年通过购买250个加油站,两个石油进口码头以及5个油库而成功进入澳大利亚市场,至此之后,彪马能源似乎没有缴纳过任何税款。其2017年的营业收入从2016年21亿澳元飙升至25亿美元,利润表却显示其在澳大利亚“遭受”营业损失。
 
\
 
跨国公司避税手法都离不开巨额的关联方交易,彪马能源也不例外。其每年花费10亿澳元从联营公司购买燃料,并且存在有大量关联交易方贷款。比如说,2017年,彪马对外借款交易金额为250万澳元,却向关联方支付了2200万澳元的利息;除此之外,其2017年财报显示支付给关联方的管理费为1780万澳元,这些费用都毫无疑问的帮助彪马巧妙的将其利润输送至海外关联公司;同时,由于加大了发行优先股的力度,其发行成本上升为1.36亿澳元。这些费用都使得彪马能源不仅将其应纳税所得额降到零,还理所当然的享受因税收损失而带来的一系列税收优惠。
 
SABMiller Australia Pty Ltd
南非米勒澳大利亚有限公司
http://www.sabmiller.com
 
英国南非米勒酿酒公司此前为全球第二大啤酒酿造商,曾与另外三大巨头分享世界啤酒市场74%的利润,其于2011年斥资99亿澳元收购了澳大利亚著名的酿酒商福斯特集团(Foster’s group)。2016年,英国南非米勒被啤酒巨头百威英博斥资1080亿美元收购,此次联姻成为历史上六大企业并购交易之一。
 
\
 
令人费解的是,向喜爱美酒美食的澳大利亚市场出售啤酒是如何让这家啤酒巨头蒙受损失的,诸如Carlton Draught, Pure Blonde这些著名啤酒品牌广受澳大利亚消费者欢迎,公司旗下福斯特集团生产的Victoria Bitter亦是澳大利亚最畅销的啤酒之一。
 
\
图片来源:https://www.michaelwest.com.au/
 
从其财务报表来看,正是企业收购和数十亿澳元的账面亏损让南非米勒设立在澳大利亚的子公司免付任何税款。ASIC被告知这是一家小型私人公司,这家所谓的小型公司过去四年却在澳大利亚累计产生了近90亿澳元的营业收入。值得注意的是,其撤销了7.67亿澳元的递延所得税资产,换言之,该递延所得税资产极大可能被偷偷转移到了其他地方。滑稽的是,南非米勒将在澳大利亚生产的澳大利亚啤酒卖给澳大利亚市场,却在过去四年未曾向澳大利亚税务局缴纳过一分税款。

\
图片来源:https://www.michaelwest.com.au/
 
Food Investments Pty Limited
食品投资有限公司
www.georgewestonfoods.com.au
 
澳新市场最大的食品生产商之一,贸易名称为George Weston Foods Limited, 旗下品牌包括Tip Top,Abbotts和Top Taste,拥有近6000名员工。George Weston Foods Limited是联合英国食品在澳大利亚成立的全资子公司,该公司由英国威延顿投资有限公司控股, 威延顿投资有限公司瑞士分支曾因避税行为被税务当局审查。
 
\
 
由于未能获得公开的财报信息,所以我们暂时没有办法对其财报进行进一步分析。据Michael West Media称,该公司截至于2018年8月的年度财务报表显示,其2017年利润为6200万澳元,显示其已缴税金660万澳元,但这笔税款并未进ATO腰包,可利用的税收损失为7000万澳元,关联方贷款高达1.7亿澳元,也就是说,今后的几年内这家家喻户晓的食品制造商可能都不用支付税费,而且还需要支付巨额利息给海外的关联公司。
 
\
图片来源:https://www.michaelwest.com.au/
 
Citic Resources Australia Pty Ltd
中信资源澳大利亚有限公司
http://resources.citic/eng/global/home.htm
 
中信资源澳大利亚有限公司是中信集团旗下全资子公司,经营铝、煤炭、矿物等自然资源的勘探开发及销售,从事中国和澳大利亚之间的金属和矿物交易,该公司出口铁矿石,铝,氧化铝和钢,并进口电池,轮胎,车轮,钢和铝产品。
 
澳大利亚政府对进行自然资源勘探的企业极大的补助和支持,中信资源也不例外。该公司财务报表显示已接受政府补助金510万美元(US 5.1 million),补助项目为“支持重启波特兰铝冶炼厂”,除此之外,还有额外的740万美元(US 7.4 million)政府资助。据澳华财经在线记者调查,该公司确实持有22.5%位于维多利亚西南波特兰铝冶炼厂的股份,参与了该业务的生产营销。此外,中信资源澳大利亚有限公司在Coppabella和Moorvale煤矿合资公司中也占股14%,同时中信资源澳大利亚有限公司与全球最大的私营煤炭公司皮博能源公司(避税榜第7名)有多家煤炭合资企业,后者拥有遍及美国和澳大利亚23个地标和地下煤矿的大部分权益。
 
据显示,尽管该公司年收入达数十亿澳元,但在澳大利亚只有两位董事。2018年,该集团实现盈利6900万澳元(注:该数据来源于Michael West Media报告), 报表显示税务费用2580万澳元,但其现金流量表并未显示任何税款的流出,ATO数据也并未查询到中信澳大利亚有限公司在2017-2018年的纳税记录。
 
\
图片来源:https://www.michaelwest.com.au/
 
Mitsubishi Motors Australia Limited
三菱汽车澳大利亚有限公司
https://www.mitsubishi-motors.com.au/
 
日本汽车从来都以质优价廉深受澳大利亚市场的欢迎,前五大畅销汽车日本汽车就占三席,可见其在澳大利亚市场的风靡程度。讽刺的却是某些销售成绩遥遥领先的汽车制造商们,也在避税大咖排行榜中占据一席之地,对澳大利亚税收的贡献与其销售成绩成反比。(注:记者好奇的查阅了销售排行榜前三名汽车制造商的缴税记录,ATO资料显示其在澳大利亚缴纳了不少税款,承担了其应有的责任。)

\
 
三菱汽车澳大利亚有限公司成立于1980年,同年开始接管克莱斯勒澳大利亚的工厂,进行汽车生产。2008年,该公司停止了在澳大利亚的汽车生产,成为了一家专门的汽车进口商。三菱汽车每年向日本母公司支付大量的现金股利,2017年支付了5600万澳元,而之前的一年是7300万澳元。
 
上期我们介绍到福特汽车澳大利亚有限公司利用其税收损失来抵消盈利,三菱汽车澳大利亚有限公司也不例外,如出一辙的使用相同手法。其财务报表显示,三菱汽车澳大利亚有限公司营业收入从2017年的22亿澳元增长至2018年的25亿澳元,税前利润从2017年7800万澳元降至6300万澳元。尽管如此,三菱汽车在2008-2018的十年之间仍未缴纳企业所得税,这是因为其在2009年与税务局达成了协议,ATO确认了三菱汽车澳大利亚公司5.97亿澳元的税收损失,这笔款项可以被无限期的结转到之后的财政年。截至2018年3月,5.87亿澳元的税收损失已被用来抵消相同数额的盈利,并在2019年继续结转940万澳元。也就是说,三菱汽车可结转利用的税收损失终于在十年后所剩不多,如果三菱公司继续产生利润的话,可能会成为为数不多在澳大利亚纳税的汽车制造商之一。
 
\
图片来源:https://www.michaelwest.com.au/
 
Foxtel Cable Television Pty Limited
富士通有线电视有限公司
www.foxtel.com.au
 
Foxtel由默克多新闻集团 (News Corporation) 旗下的21世纪福克斯电视公司和澳大利亚国企澳洲电信(Telstra)合资创办,提到新闻集团或许读者朋友比较陌生,但如果提到The Australian, The Daily Telegraph, The Sunday Telegraph, Herald Sun Sunday等旗下刊物,朋友们大概就很熟悉了。
 
Foxtel作为澳大利亚最大的付费电视提供商之一,向澳大利亚城市家庭和企业提供有线电视和卫星服务,它的数字频道包括体育、电影、新闻和纪录片等。
 
默多克旗下的这家垄断付费电视业务每年都要向关联企业支付巨额的管理费,以此将从订阅用户手中赚取的订阅费合法的转移到其他实体,而降低其在澳大利亚的营业盈利。据其财务报表显示,该公司2017年营业收入19.3亿澳元,但是却支付了19.2亿澳元的管理费用,另外780万澳元的利润理应按30%税率支付企业所得税,但该公司却没有支付企业所得税,反而还享受了66万澳元的税收优惠。
 
这家公司甚至没有在财务报表中呈现其现金流量表,并没有按照规定提供通用财务报表,来进行相应的披露。(注:通用财务报表需要包括损益表,资产负债表,现金流量表,股东权益表以及相应的信息披露,如果有审计要求,则还应该包括审计报告。)
 
在2015年澳参议院进行的一场调查中,默多克的新闻集团有限公司被认为具有“头号税务风险”。调查起因是缘于在2001-2002财政年该公司向国外关联企业支付贷款,并以此申请税收抵扣,ATO对该笔抵扣提出了质疑。

\
 
据Michael West Media的报道,该避税排行榜名单是根据ATO公布的税务数据来进行排名,但由于税务局的数据仅仅记录应纳税所得额和缴纳的企业所得税数额,并没有关于公司退税所得额的信息,所以我们不能称其为一份完美的指南。
 
至此,《澳华财经在线》对逃税大咖的报道也告一段落。我们在这里再次强调,合理避税无可厚非,也确实能够理解,但在这份名单中列出的公司,通过各种技术手法将其四年来近乎99.5%的收入巧妙化解为税务零负担,让人不禁感叹,税收是否真的如爱默生所说,与个人和企业获得的得益如意随形呢。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