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西澳,一路向北(六)日落海滩与不落的纪念

如果说观日出须去泰山,那么观日落则应来西澳,尤其是西澳北部小镇杰拉尔顿(Geraldton)的“日落海滩”(Sunset Beach)。
来源:野趣斋乱弹录 作者:潜之 2019-12-09 14:42:00 A+

如果说观日出须去泰山,那么观日落则应来西澳,尤其是西澳北部小镇杰拉尔顿(Geraldton)的“日落海滩”(Sunset Beach)。
 
\
 
有人把西澳称为“日落之州”(Sunset State),每当夕阳西下,黄昏降至,印度洋沿岸的海滨都是观看日落的佳处。而杰拉尔顿日落海滩则是佳处中的佳处。
 
\
 
我们抵达日落海滩的时候,已近黄昏。落日余晖,映照在海面上,波光粼粼,熠熠闪耀;照射在空中,云天尽染,霞光万道。海天相接处,太阳欲去还留慢慢消失在海平线的那一刻,光芒显得格外温柔、恬静。这时,天空、云彩和大海的色彩也渐渐由浅变深,最终茫茫夜色笼罩了整个夜空和大海,远处锚碇的几艘轮船和近处的灯塔隐约现出灯光。
 
\
 
杰拉尔顿人口虽然不过三万两千,却是格林诺夫郡的中心。这里有一个纪念馆,与普通室内纪念馆不同,它是一个圆形的室外建筑群,有人也把它称为纪念台,是以各种军舰构件为造型的部件组成的,如锚,如桅杆,如瞭望台。
 
\
(图片来自网络)
 
纪念馆是为了纪念皇家海军军舰悉尼II号而建造的,所以又称为“悉尼II号纪念馆”。悉尼II号是一艘令澳大利亚无比自豪的军舰,二战中参加反法西斯战争,几无败绩。然而,却在1941年返国途中与德军军舰相遇,最后与敌舰同归于尽,645位海军将士英勇殉国,英魂漂泊在大海之上,军舰也消失得无影无踪,成为澳大利亚人永久的伤痛。
 
\
 
参观纪念馆,需要耐心和细致的观赏,你一定会为馆内建筑构件的象征意义所深深地吸引。
 
\
 
首先吸引到我的,是两侧的凹形墙,宛若展开的双臂,象征着澳大利亚人敞开臂膀,迎接英雄的灵魂返乡,并深情地拥抱他们。645位将士的英名、军衔和故乡所在地,都用清晰地镌刻在黑色大理石上,大理石的最下方镌刻着四个英文单词“The Rest Is Silence”(安息)。与英雄相伴的是镌刻在石上的承载着他们与敌舰作战的悉尼II号军舰的浮雕。
 
\
 
看着墙上英雄的名字,我深深地感动了。这也让我想起家乡的英雄纪念碑,无数烈士战死在那里,但纪念碑上却无一个人的名字;日本侵华,我们战死的烈士更是无可数计,然而他们的名字却没有人知道。我不知道这是因为我们的感情粗糙还是因为我们的冷漠。
 
\
 
据相关资料介绍,整个建筑群的核心是“英魂穹顶”(The Dome of Souls)。不锈钢做成的645只飞翔的海鸥,构成了穹顶的圆顶,象征着悉尼II号船舰上的全体将士。而海鸥则象征着烈士的灵魂从身体中解放出来,升入天堂,因为人们相信这些灵魂进入了海鸥的躯体,在水和天空之间自由飞翔。我抬头仰望,突然想起辛弃疾的《凉州词》“葡萄美酒夜光杯,欲饮琵琶马上催,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或许,胜利返航的悉尼II号的将士们在壮烈牺牲之前,正在开怀畅饮。
 
\
 
据说,纪念馆内的所有建筑构件,都具有象征意义,比如象征着“七大洋”(北冰洋、北大西洋、南大西洋、北太平洋、南太平洋、印度和南大洋)的七根支柱,象征着“全面、完整、无限和永恒”的地板,象征着永恒和精神力量的不息的火焰。
 
\
 
然而,特别打动我的则是那尊名为“等待的女人”(The Waiting Woman)的青铜塑像。一位或为妻子或为情人或为母亲或为姐妹或为女儿的女子,面朝大海,以手加额,翘首远望,企盼丈夫/情人/儿子/兄弟/父亲的归来,端庄慈祥,眼中充满着焦急和盼望。
 
\
 
我怀着对母性最大的敬意,端详着铜像。
 
\
 
这位正在等待的女子,为了抵御海风,戴着帽子,裙子被海风吹向身体后方。她显得焦虑、紧张,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地平线,日以继夜。人头攒动也罢,孤身一人也罢,她的等待已经成为永恒。她让我们感受到失去亲人的痛苦,寻回所爱的渴望,以及对历史的铭记。她的身份是多重的,代表了所有曾经这样等待过的人,其实也不只是女性,也代表了曾经如此焦急等待的父亲/兄弟/儿子,代表着澳大利亚人民对和平的希冀。
 
\
 
参观纪念馆时,天色已晚,望着天上的明月,站在铜像前,我陷入了沉思。想起中国传说中的望夫石和唐朝诗人唐彦谦的同名诗:
 
江上见桅矶,人形立翠微。
妾来终日望,夫去几时回。
明月空悬镜,苍苔漫补衣。
可怜双眼泪,千古断斜晖。
 
\
 
或同为望夫,但意境有别。
 
\
 
参观悉尼II战舰纪念馆,是一次朝圣,也是一次心灵的洗涤。我是和平主义者,我反对以任何形式、任何理由、任何借口而发动的战争,希望人类的任何争端都能以不牺牲任何人生命的和平的方式得到解决。
 
\
 
瞻仰纪念馆时,恰有一只海鸥在空中飞掠而过,大概是英雄自由飞翔的灵魂吧。
 
纪念馆就建在落日海滩,但见证的却是永恒的不落的纪念。
 
潜之(张野)2019年12月7日于珀斯野趣斋
 
文章来源:野趣斋乱弹录
IG IG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