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旱灾当前 澳洲农业经济的困局与挣扎

本周四,莫里森政府公布了新的旱灾救助方案,包括向小企业提供10亿澳元的优惠贷款,以及在全国范围内提供数亿澳元的社区基础设施项目。
来源:《澳华财经在线》 编辑:Jessie Wu 2019-11-08 06:40:00 A+

\

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11月8日讯 本周四,莫里森政府公布了新的旱灾救助方案,包括向小企业提供10亿澳元的优惠贷款,以及在全国范围内提供数亿澳元的社区基础设施项目。
 
在新的计划下,遭受旱灾的农民将获得为期两年的无息优惠贷款,以帮助重组他们的债务。农民最高可以申请200万澳元贷款。同时政府将通过改善现有贷款为家庭提供更多支持,以帮助他们在多年降雨不足的情况下维持生产和生活。
 
农业小企业将有资格获得高达50万澳元的优惠贷款,享受为期两年的无息期,并在三至五年内只还利息,在还款的第六年到第十年还本付息。
 
该计划还将为128个宣布干旱的地方议会的项目快速提供资金,以促进当地企业和就业,同时扩大“干旱社区计划”,增加六个地方政府部门的资金,为已经受灾的人们提供更多的资金支持。
 
总的来看,最新宣布的计划分为两个关键部分。一是对农民和与农业企业的额外补贴;另一个是在农村地区建立或升级基础设施的措施。
 
莫里森政府近期在应对干旱的问题上面临着来自农业团体、反对派和联盟党内部的严厉批评。
 
新计划来自干旱协调总干事斯蒂芬·戴少将的建议,斯蒂芬·戴少将告诉联邦内阁,在咨询情况期间,人们一直对受干旱影响的地区的中小企业的生存感到担忧。
 
莫里森亦承认:“我们也知道干旱对依赖农业的小企业造成了严重影响。收割承包商和牲畜运输商的营业额受到打击,并且在许多情况下都难以生存。他们被迫寻求透支或额外的现金流融资。”
 
\

农业遭到重创
 
今年以来的澳洲降雨量是一个世纪以来最低的,也是自1901年有记录以来第二低的降雨量。
 
中国有句俗语说:“农民是靠天吃饭。”实际上,在农业发达的澳洲,这条定律依然适用。澳大利亚的大多数农业活动完全依靠离开雨水就无法存续的作物和牧场。然而澳洲的降雨已经变化很大。气候科学的所有指标都表明,未来的降雨将更加不可预测。
 
澳洲的分析师曾经开玩笑说,澳洲股市中存在“皮特街农民效应”(皮特街为澳交所所在地),哪天一下雨,当天农业股就会上涨。
 
然而,自2017年初以来,新州和昆士兰州的大部分地区几乎没有降雨。这是新州和昆士兰州有史以来最严重和最长的干旱之一,用来喂养牲畜和供应国内的粮食大幅下降,更不用说出口了。
 
对农民和农业股的投资者来说,这是一场漫长的煎熬。虽然干旱的持续时间和深度为投资者提供了潜在的农业股机会,但也相应地增加了投资风险。
 
Tribeca Investment Partners的投资组合经理Jun Jun Liu说:“整个行业承受着很大的压力”, “理论上说,当情况困难时,你应该投资这些公司,但你必须谨慎对待财务数据,尤其是要看公司是否需要进行紧急筹资。”
 
到目前为止,这场旱灾对澳洲农业构成了巨大的打击。种植业遭受重创,化肥和农作物保护品销售萎缩,乳制品加工商因牛奶供应减少而付出了创纪录的收购价,而肉类生产者也无法摆脱牲畜饲料的高成本。
 
\

摩根大通农业企业专家贝琳达·摩尔说,一些公司,尤其是那些资产和业务主要集中于东海岸的公司,即将挣扎着进入旱灾的第三年。
 
她补充说,这些一直处于收入降级的循环中,在某些情况下,他们的资产负债表变得捉襟见肘。有些公司已经筹集了资金,如果干旱持续下去,尚未筹资的公司也必须筹资了。
 
摩尔说,干旱正在拖累整个行业,短期内公司的盈利存在不确定性。本周,科斯塔集团(Costa Group)和百嘉乳酪(Bega Cheese)下调利润前景,使这一问题再次成为焦点。
 
科斯塔今年已四次下调盈利前景,并大幅折价发行四分之一配股筹集1.76亿澳元以支撑其资产负债表。牛油果是公司下调盈利的重要因素,干旱和冰雹打击了新州的产量,低于预期的果实大小也影响了收益。
 
本周这家公司股价跌至三年低点2.38澳元。 摩根大通分析师将该股的12个月目标价格定为2.56美元,并认为市场需要一段时间才能重新获得对该公司增长前景的信心。
 
百嘉乳酪也发出了预警,由于牛奶行业的竞争加剧和产量下降,干旱将使其利润损失超过预期。 百嘉提高了南部地区的牛奶收购价,并说上涨的收购价将打击本财年的利润。股票经纪公司Morgans则在8月百嘉公布全年业绩后立即表示,这家乳品公司2020财年的前景看起来并不乐观,其资产负债表也在恶化。该股当前的交易价已落到了2013年以来的最低点。
 
对于寻找旱情趋缓的线索的投资者和公司而言,澳气象局10月31日发布的最新气候展望的消息令人沮丧。
 
气象局指出,11月和12月全澳大部分地区降雨可能“低于平均水平”。11月至1月的前景澳洲大部分地区可能比历史平均水平更干燥,而夏季(12月至2月)澳东部地区可能比平均水平更干燥。
 
并且,农业部门较高的固定成本意味着干旱导致的减产不能轻易通过削减成本来弥补。
 
即便未来旱情缓解,还存在结构性问题,例如许多农民已经被迫放弃了养牛,未来牛奶产量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恢复;农民进行大规模去库存化后,需要进行多少前期投资以重建种植作物和牲畜数量的能力。
 
人们普遍认为,许多农民如此艰难地在旱灾中煎熬,未来需要花费大量时间才能恢复到从前的状况。
 
\

继续拖累GDP 
 
摩根大通的分析显示,一个世纪以来降雨量第二低的这场严重旱灾将使澳洲国内生产总值再减少0.2个百分点,并将通货膨胀推高。
 
去年农场的实际GDP已经下降了8%,导致总GDP下降了0.2个百分点。摩根大通的汤姆·肯尼迪(Tom Kennedy)现在预计将再下降0.2个百分点。
 
在给客户的一份报告中肯尼迪说:“由于相关食品集团的价格压力越来越明显,通胀预测现在存在上行风险。”
 
“与食品有关的价格上涨是通胀上涨的主要推动因素之一,特别是与畜牧业直接相关的价格上涨。过去一年畜牧业价格明显上涨,羊肉价格的年涨幅为14%,牛肉年涨幅为7%,其它肉类价格上涨了5.6%。”
 
尽管西澳州部分地区有利的生长条件支撑了农作物产量,并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价格,但现在有迹象表明,谷物、小麦和其它农作物的价格压力初露端倪。
 
肯尼迪说:“干旱对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的影响并不小。持续干旱的影响在澳洲宏观经济数据中变得越来越明显,以至于澳央行现在将与干旱相关的经济活动列为经济的主要风险之一。”
 
(郑重声明:ACB News《澳华财经在线》对本文保留全部著作权限,任何形式转载请标注出处,违者必究。图片来自网络)
IG IG
分享 评论 (0)
推荐阅读

分享到